? 用最美图画为建党百年献礼 ——中国当代画派发展学术交流会发言_藏龙古玩网,古董艺术品收藏鉴定

用最美图画为建党百年献礼 ——中国当代画派发展学术交流会发言

发布日期:2021-07-10 14:30   来源:未知   阅读:

  12家画派的名家大师聚集徐州,共谋中国当代画派繁荣发展路径。6月18日下午,由徐州市委、市政府,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中国艺术报社、江苏省文联、徐州市委党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主办的“丹青画卷颂党史奋进征程谱新篇”中国当代画派发展学术交流会,在友好、热烈的气氛中召开。

  交流会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传席和中国美术馆研究员徐沛君主持。与会艺术家围绕“地域性与新时代美术创作”“时代精神与画派发展”“画派人才队伍的现状与发展研究”的议题进行了发言,就各地画派的形成历史与未来发展各抒己见。在此摘选整理部分内容,供读者交流与思考。

  百年历程,记下了波澜壮阔;百年奋斗,铸就了壮丽辉煌。在中国成立100周年的重要时刻,我们会聚在“千古龙飞地”徐州,回顾红色历史,传承红色基因,讲述红色故事,赓续红色血脉。作为一名画家,我深感振奋、深受鼓舞。

  浙江人物画派创派于20世纪50年代,是一个与现代中国人物画教学结合非常紧密的画派,在现代中国人物画的语言走向中发挥了引领作用。我作为浙江人物画派第三代画家,在继承前辈画家所开创的笔墨语言的同时,也继承了他们所遵循的革命现实主义创作思想。我清楚地认识到,一名画家,只有将自己的绘画创作与时代、与人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满怀激情地讴歌时代、讴歌人民,作品才能彰显应有的生命力。

  不要抱怨没有题材、没有素材,百年党史记录着中国的艰辛奋斗和惊世奇迹,记录着光辉理论和宝贵经验,也见证着信仰之美、使命之重、英雄之气、崇高之志。这是一座艺术的宝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为当下的美术工作者们提供了丰富的创作资源。党史如明灯,照亮艺术前行之路;党史如清泉www.cdbarr.com洗涤艺术心灵之尘;党史如号角,激发艺术奋进之力。让我们拿起画笔,为党的生日绘出最美丽动人的画卷。

  这次交流会在徐州举行,给我一种很强的冲击力。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这个时代里有优越的制度,有对文化的重视,我们进入到了一个创造性的时代。画派能不能打造是一个学术性的问题,但是徐州市委、市政府把文化、美术提到这样一个高度,对于我们美术人来说,是一种鼓舞。

  关于画派的历史渊源的问题,在以往经济不太发达的时期,形成各种各样的地域特色,但是现在经常说的一句话叫地球村,整个地球就是个地域,所以地域能大能小。我们现在发现许多城市建设得都差不多,科技的发展、经济的发展,是以消灭地域差异性为代价的。

  从生活上来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城市都发展得差不多,都应该一样共同富裕,但是在文化方面还要有地域文化的不同。有不同的自然风貌,中国美术史上的拼图才会是五彩斑斓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地方政府要打造地级市的文化流派是有意义的。

  徐州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历史上名家辈出,徐州现在发展得非常好,它成了这个地域非常重要的标志性的城市。无论是经济建设还是文化建设,徐州来做这样一个画派的打造,这座城市有资格,我们也有信心。

  值中国百年华诞之际,我们相聚在历史文化名城徐州,用衷心、用画笔、用色彩抒发奋进新时代、共铸新辉煌的壮志豪情,以最新最美的图画为我们的党和伟大祖国献上最美好的祝福和贺礼。

  我是历史题材画家,我的父亲1946年参加革命,我从小就从父亲那里受到爱国主义教育,这也是我这些年孜孜不倦地从事中国革命历史画创作的主要原因。我先后创作出了60余幅历史题材作品,其中我最喜欢创作的还是表现和讴歌中国带领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开放等宏大主题的作品。

  一件经得起时间检验的革命历史题材美术作品,应该具备三个前提条件:一是“史实”的客观叙述;二是“史境”的艺术表现;三是“史识”的价值判断。历史题材画创作既是新时代的需要,也是民族心理的普遍性情感形式的诉求。

  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作为这个时代的中国艺术家,我们不仅有这样的雄心,更要有这样的能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国家、无愧于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优秀作品。

  近些年来,徐州市文联高度重视文艺工作者队伍的红色教育,经常组织带领文艺骨干探访红色圣地、追寻烽火烟云,鼓励大家广泛搜集红色资源史料、挖掘精神内涵,精心创作红色文艺作品,特别是党史题材的文艺作品,让本土红色资源转化为党史学习教育的资源。

  中国革命历史题材绘画是我国近现代美术中一个比较特殊的类型,在中国绘画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当今,记录历史的方式多种多样,历史题材的绘画如何在大型的主题性创作中投以时代的情怀、画出新意,对每一位画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创作油画《彭雪枫》始终是我的夙愿。彭雪枫将军是我敬佩的我军高级将领,被、朱德誉为“人的好榜样”。为了更好地了解和表现彭雪枫将军的艺术形象,我先后到彭雪枫将军的出生地、彭雪枫纪念馆、彭雪枫故居等所在地去采风。彭雪枫的事迹和精神感动着我、鼓舞着我,同时也成为我创作的灵感和源泉。

  在中国建党百年的历史节点上,作为画家,我一定要立足新时代的历史坐标,把个人的艺术追求同国家命运和人民福祉紧紧结合在一起,持续创作出反映时代新气象、讴歌人民新创造的新时代文艺精品。

  作为一名徐州人,我对家乡有特殊的感情,也相对熟悉,徐州特有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文化,从古至今在国家的历史发展进程中都非常重要。我认为,新的时代美术创作要有新的观念和家国情怀。一是要深入挖掘地域文化,以艺术的手段去表现、再现、弘扬。二是要彰显地域特色,以艺术的手段去吸收、借鉴、融合。三是新时代美术创作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趋向。

  徐州有许许多多正能量的历史典故和人文题材,在艺术创作中能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地域文化既是民族性的,又是地域性的,极具风格特色,既能使作品产生个性化,又能够深化作品的内涵和厚度。民间艺术和中国画本身就是同源同祖、相互融合,非常有助于画派的形成与发展。

  新时代美术创作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趋向。时代精神与画派的发展首先要有责任担当,要有赤子之心、家国情怀。要去弘扬真善美,扎根土地,扎根人民,去画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多出既有地域特色又具有时代精神的、向上向善的作品,这样画派就自然壮大发展了。笔墨当随时代,彭城画派以展现时代特征、围绕创作无愧于伟大时代的艺术作品为使命追求,我很荣幸可以为画派的发展壮大添砖加瓦,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徐州市委、市政府对艺术发展非常重视,特别是在推广彭城画派方面开展了很多活动,将这项工作当作新时期的一项重要工作。徐州经济社会的发展也为徐州的文化发展和文化品质的提升创造了很多条件。

  徐州有着深厚的传统资源,我觉得徐州今后发展不论是画派也好或是其他文化的发展也好,都要基于这个基础之上。我自己是从徐州走出去的,也是将自己的发展方向或者艺术的研究方向和我们的传统文化、地域文化的精神结合起来。这一点是符合艺术发展规律的。因为每个民族每个地域的文化都有自己发展的条件和规律。例如中国画,它必须在中国文化这个境域里面来发展。

  20世纪以来,尽管西方文化传到中国,但是中国的文化艺术仍然按照自己民族自身的条件发展,我们称之为20世纪民族文化的自律性发展,它的发展不受其他文化的干扰。这次在徐州举办中国当代画派发展探讨活动,是一个很好的互相交流的机会。地方画派、民族绘画和艺术的民族性到底是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一个民族的艺术在它具体的领域、在它的地域里面,怎样在传统的基础上展现每一个艺术家的个性,是我们现在应当多作思考的问题。

  汉代存在一场“文艺复兴”,靠了这场“文艺复兴”,汉朝、汉民族才接续上了因为秦始皇焚书坑儒而造成的“文化断档”。那场“文艺复兴”是汉初的徐州人发动的,影响中国历史两千年。现在,我仍然借用“文艺复兴”的概念,缩小范畴,用以说明,也是借助于徐州19世纪后半期的那场“文艺复兴”,“彭城画派”随着“彭城诗派”“彭城文派”的复苏出世的。

  彭城画派发展至今,不变的艺术精神有如下五点:其一,“精英主导”的格局;其二,兼容中外的视野;其三,服务人民的方向;其四,追随主流的自觉;其五,敢为人先的气度。其中的“追随主流”核心是家国情怀。百年以来,凡从徐州走出去的艺术大家,无不心系家国,并以艺术报国为己任,如李可染、王子云、刘开渠、萧龙士等等。

  彭城画派依托于九州之一的徐州,依托于大汉之源的徐州,得地利、人和之势,而与别的画派共“天时”。文化形势是上升的条件有、超越的可能有、出精品的基础有、出大家的希望有,只要坚持彭城画派的优良传统,珍视家国情怀,不忘砥砺精诚,直面时代的“大冲突”与“大气候”,儿童车内监控系统如何避免悲剧重演快来看看!,时刻不忘与人民共命运,则画派的前途不可限量。

  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各地美术创作面貌的日益趋同已经成为时弊。在这一背景下,自觉培育“画派”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艺术之所以有流派之分,就在于它们有着独树一帜的艺术观念和鲜明的个性面貌。打造画派,让各地艺术家自觉明确个性面貌,既求同,也存异,这才符合“百花齐放”的文艺方针。

  自觉培育画派有助于全国文化事业的合理布局与均衡发展。众所周知,目前文化活动集中于东部地区的大城市,而西部及二三线城市则明显薄弱。近年来,文化人才的“马太效应”愈加凸显,需要扭转。在此情况下,以“画派”作为旗帜,可以团结人才,凝聚力量。我认为,即便对“画派”的打造未能达到完美的境界,即便引发辩论,毕竟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引起美术家们对于本土文化的重视,引发学界的思考,而这对于地域文化的建设是非常有益的。

  地域画派需要珍视并深入研究它所在地区的社会风尚、乡土人情、自然风貌,将之纳入自己的创作中,形成一定的共性面貌并得到广泛认可,然后有人继承发展。换句话说,地域的“软实力”是画派的“立派”之本,而画派发展壮大之后,也会成为“软实力”的组成部分。

  在中国这片广袤土地上,地域文化异彩纷呈,由此孕育的地域画派拥有着悠久的文化传统,内蕴着极强的文化生命力。审视地域画派的历史脉络,思考地域画派的新时代发展,是当代艺术学工作者的一项重要课题。

  在新时代,如何继承地域画派的历史传统,推动其实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以我之见,需理解认知并辩证处理地域画派的“共性”与“个性”课题。这里所谓的“共性”是指地域画派虽然各具特质,但是作为中国绘画的各个支脉,共同受到中国绘画美学内核及其精神属性的根本规定与整体统摄。对于这一“共性”的深刻体察,将使地域画派的多元化发展作为中国绘画这一整体的各种侧面出现,并且在推动中国绘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产生互动、构筑合力。这里所谓的“个性”是指地域画派需要深入开掘地域文化的独特资源,对于一地的风土人情、文艺经典进行把握与提炼,由此提升地域画派的地域特征与价值内涵,进而以地域化的艺术表达传递民族性的文化精神。

  在新时代,地域画派作为中国绘画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实现自身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如此才能真正做到古为今用、返本开新,进而以美为媒、以文化人。

  我在国外参加过一些展览和艺术交流,感觉国内画派更多的是一种内循环,和国际上画派交流不够,这不仅是指国画,还包括油画。国内画派的发展要和国际流行艺术应该有更多的交流来往。

  画派的形成规律第一个是来自高层,比如说一个君王或贵族:像宋徽宗或美第奇家族。第二是财富:扬州八怪所在地是扬州,就是盐商聚集的地方。第三就是有新的观念,在这个观念下,聚集一大帮艺术家,比如印象派。

  徐州人才济济,不管是国画还是油画都有雄厚的实力,徐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形成彭城画派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前程远大,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比如应该更加明确地提出画派鲜明的宗旨和艺术主张,有利于彭城画派发扬光大,再比如对艺术和艺术家给以切实的资助和支持。作为徐州人,我为家乡徐州骄傲,希望能为徐州的彭城画派作出自己力所能及的贡献。